关于博客的杂谈

关于博客的杂谈

初心

最初搭建这个博客,目的并非获得多少多少的流量、曝光,亦是非要在网络上分享一切假大空的观点,亦或是想通过这个博客得到什么盈利或其他。如大家能看到的那样,我没有放置任何打赏码在任何页面,也并未在任何地方添加广告,初心便是想在无际的互联网中,保有一块“自留地”。当然也并非批评或是轻蔑、轻视那些放置有打赏码、广告的他人,他们大多是在 GitHub 上进行着无私的贡献,或是将运营网站、博客作为赚钱的渠道、副业,这是他们的选择,也是他们的应得

在这块“自留地”中,我既不会输出自己的价值观,也可能不会时事评论,更多的应该只是单纯属于自己的分享、记录,或是展示一些可能因以为傲的东西吧。当然,自己的这些内容亦是废话,要是能给别人带来点什么,只要不是不友善的东西,那就再好不过了。

内容

曾经,也向曾经的她说起过:“要是我有足够的钱,我一定会捐一部分去力所能及的帮助别人。”这种想法可能是从我还在家母肚子到现在一直被 Michael Joseph Jackson(以下简称 MJJ) 影响而来的吧。MJJ 五岁出道,没有童年,失去自由。父亲暴虐,兄弟嫉妒,朋友背弃,前妻反咬,最终欠下巨款,颠沛流离;被自己救助的孩子告上法院,被万恶的媒体取名为怪物,被私人医生夺走生命。他有遗传性白癜风,红斑狼疮,因为演艺意外导致头皮烧伤背部永久疼痛,并因此难以入睡而不得不依靠药物治疗,无良医生直接用麻醉剂让他昏死过去只是最后一次,他没能醒来。然后,在他逝世之前,他已习以为常,他们没法伤害到他。他的一生就像本史诗悲剧叫人不忍猝读,但同时,他的一生也是茫茫人生中的一座高塔,也埋下了无数希望的种子。他曾说:

  • When other men had their Ferrari,either they have their little vision airplane or a helicopter or whatever they find. Wherever they find their bliss,and my bliss is giving and sharing and having simple innocent fun.
  • Because I’m doing something that bring joy and happiness to other people.

目前虽然我不能给予,但是一定意义上的分享也是不错的。希望也能早日给他人带来快乐和幸福。现在在博客上面的分享,也是很狭义,很有限的分享。但是,我不认为这是一个不乐观的事,毕竟可以帮助我保持分享的习惯,以便在有需要的时候,能给别人提供或多或少人道主义的援助。

但是,为什么不入驻自媒体平台,亦或是在诸如 QQ空间 、微信朋友圈这样的地方,进行熟人社交呢?

入驻他人的平台,就不得不去遵守他人的规定,会有着诸多恼人的限制。可能并不会存在违法违规内容,但是总有奇怪的汉字组合或许会触发别人的敏感词屏蔽,或者诸如此类的限制表达。不得不想起前段时间央视痛批伞兵及这类谐音的屏蔽词,正是在严格的互联网监管之下,越来越多屏蔽词的产生造成了谐音梗的滥用。

在熟人社交中发声,如果只是记录生活,那也是不错的选择。然而,在这类熟人社交中,又有多少人是在人为、刻意地运营自己的人设呢?如果单纯的像我这种以分享为核心,又有多少人会对我产生认同感呢?

在这种思考下,博客似乎成为了最佳解。排除了鱼龙混杂,排除了熟人社交,仅仅是在进行着分享、吐露平时不敢在熟人社交平台吐露的心声。

alt

© 版权声明
THE END
喜欢就支持一下吧
点赞8 分享
评论 共1条
头像
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!
提交
头像

昵称

取消
昵称表情代码图片
    • 头像starryiu0